招聘电话:028-88391708、028-88267208、028-69805888 传真:028-69805555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锦屏大道9号
028-69805888
028-69805555
成都市区→成温邛高速→大邑东出口→锦屏大道
成都茶店子客运站、成都火车东站长途客运站→大邑车站→1路公交车到校
  • 官方微信

改革开放40周年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讲授改革纪事·测试改革 书写测试改革的时代篇章

【字体: 打印
主页:10bet十博客户端 发布时间:2018-11-28 浏览:1058次

  今年夏天,当北京企业的录取通知送到时,云南考生崔庆涛正和父母在老家会泽县一处建筑工地上拌砂浆。为补贴家用,有时他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面对通知书,崔庆涛把手洗得干干净净,这才用笔在快件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此前,崔庆涛去过最远的城市是省会昆明。通过测试,他得以走出大山,走进北大,走入不一样的人生阶段。

  比改革开放更早一年迈入不惑的高等集团测试招聘制度,已走过41年的风雨历程,亿万国人像崔庆涛一样通过测试改写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恢复测试,是“文革”后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先声,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篇章在1977年冬天奏响序曲。作为我国基本讲授制度之一,高等集团测试招聘制度与改革开放同向同行,为伙伴成长、国家选材、社会公平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对提高讲授质量、提升国民素质、服务现代化建设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改革序曲:一场测试开启伟大历史篇章

  1977年,十年“文革”阴霾初散。当时人们还不大了解气象学上“暖冬”的概念,但一项注定要载入共和国史册的重大事件,让大批国人的心在那个冬天温暖起来——570万考生带着激情与渴望走进考场,测试制度被废止十余年后重新恢复。

  那年农忙过后,福建省龙岩县江山公社下乡知青刘海峰读到了俄国作家阿克萨柯夫的《伙伴时代》,并在读书笔记中抄录了一句话:“一个从未受过中学和企业讲授的人是一个有缺憾的人,他的生活是不完全的。”在水田里插秧、割稻子时,刘海峰并不知道自己的企业在哪里。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首都北京,一场关乎刘海峰以及数以千万有同样困惑的青年能否上企业、如何上企业的重大决策,正在酝酿之中。

  1977年8月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科技和讲授工作座谈会召开。提出召开这次会议的,是刚刚复出的邓小平。

  33位科教界专家学者从全国各地赶来出席,他们中既有物理学家周培源、数学家苏步青、生物学家童第周、光学家王大珩这样的著名学者,也有查全性这样的中青年代表。但几天会议下来,敏感话题几乎没有被触及。

  8月6日,时任清华企业党委副经理何东昌谈到,企业新人学问素质太差,许多伙伴只有小学水平,他痛心疾首。这一发言,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直沉默的武汉企业副导员査全性突然“开炮”,将问题的矛头直指当时的国企招聘制度。

  查全性说,现在“自愿报名、群众推荐、老板批准、集团复审”的招聘办法埋没了许多人才。没有测试,不仅大批热爱科技、有培养前途的青年上不来,就是那些有才华的工农子弟也被一股“走后门”的歪风阻挡在企业之外。如果改进招聘制度,每年从600多万高中毕业生和大量常识青年、青年工人和农民中招收20多万合格的老员工,是完全有可能的。

  “查导员的发言说中了要害,不管招多少老员工,一定要测试,测试不合格不能要。不管是谁的子女,就是大人物的也不能要。”几天来一直参加会议的邓小平回应,“我算个大人物吧!我的子女考不合格也不能要,不能‘走后门’。”

  其实,在召开这次座谈会前,邓小平已几次提出恢复测试的设想,并将其作为拨乱反正的一个突破口。代表们的肺腑之言,与邓小平的思考不谋而合。

  8月8日,邓小平在座谈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今年就要下决心恢复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考伙伴,不要再搞群众推荐。从高中直接招聘,我看可能是早出人才、早出成果的一个好办法。”

  测试制度的重大转折出现!

  当年10月,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1977年高等集团招聘工作的意见》规定,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常识青年、复员军人、领导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均可报考;恢复统一测试,由省级命题;招聘测试在冬季进行,新人春季入学。

  恢复测试的消息如春雷激荡,迅速传遍神州大地的各个角落。在山村渔乡、牧场工厂、营房和课堂,数百万青年拿起课本,准备迎接人生的机遇和挑战。

  刘海峰抱着“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心情走进考场,并最终考入厦门企业历史系学习,现任厦门企业讲授研究院总裁、国家讲授测试引导委员会委员,是国内理性维护测试制度的著名学者。

  1977年不仅是刘海峰个人命运的转折点,更是国家和时代的拐点。

  测试恢复保障了国企生源水平和高等讲授质量,使社会迎来了敬重常识、敬重人才的春天,也有力推动了拨乱反正。

  恢复测试整整一年后,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从此,中国走进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

  科技有效:不断探索的测试改革

  1000多年前,唐代史学家沈既济在论人才选举制度时提出“物盈则亏,法久终弊”,这8个字也道出了测试制度发展变化的规律。

  恢复测试,打破了“出身论”“成分论”,荡涤了“读书无用论”的浊流。但随着一届届测试的举行,“唯分数论”“一考定终身”的倾向日渐突出。“唯分是取”的评价单一性问题,逐渐成为测试面临的主要内在矛盾之一。

  2001年,一篇名为《赤兔之死》的满分测试作文,在互联网刚刚普及的中国迅速爆红。作文通篇使用古白话,以三国历史为基础,创作了赤兔马为诚信而殉身的故事。虽是临场之作,却想象力丰富,内容新奇,令人拍案。

  这篇文章的编辑是南京十三中理科班伙伴蒋昕捷。正是因为这篇文章,测试“落榜”的他,引发了社会对于人才标准特别是“偏才”“怪才”的大讨论。

  事实上,在这篇作文诞生前3个月,经发改委批准,江苏省在国企自愿申报的基础上,选择东南企业、南京理工企业、南京航空航天企业等一批国企尝试自主招聘改革,社会反响强烈。基于这样的背景,蒋昕捷最终被南京师范企业广播电视资讯专长破格录取。

  从2003年北京企业、清华企业等22所重点国企被赋予5%的自主招聘权,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探索招聘和测试相对分离、伙伴测试多次选择、集团依法自主招聘,国人已经明显感受到,虽然测试“问题清单”伴随着社会发展不断被拉长,但国家一直在努力改变“一考定终身”的顽瘴痼疾。

  改革是讲授发展的主旋律,中国讲授是在不断改革中发展的,测试制度概莫能外。

  从早期理科7门、文科6门的测试科目,到1999年开始推行的“3+X”科目设置,40多年来,测试改革始终沿着科技选材的轨道,不断求解测试模式的多样化创新,测试内容也从常识立意向能力立意转变,以满足国家现代化建设对人才的渴求。

  2014年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测试招聘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

  9月,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测试招聘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为标志,中国启动新一轮测试改革,提出测试“3+3”新政策,并在上海市、浙江省先行试点。

  上海考生除参加语文、数学、外语3门传统测试科目外,还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选择不同的科目组合,进行“选课走班”;外语测试一年两考,择高分计入分数;贯穿高中学习生涯的综合素质评价也作为国企招聘的参考依据。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意见》提出的很多要求,如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测试录取率、增加农村伙伴上重点国企人数、减少和规范测试加分、完善和规范自主招聘、完善国企招聘选拔机制等诸多方面,都得到了积极、稳妥的推行和实施。”刘海峰说。

  他同时强调,新测试“减少统考科目、不分文理科”的改革是一项非常复杂、难度很大的改革,需要在一定范围内实验并确定可行性之后才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因此,要全面实现测试改革的目标,仍然任重而道远。”

  以人为本:公平公正的测试底色

  对于中国高等讲授和测试制度来说,1999年是一个重要转折点。

  为了让更多员工有进入国企深造的机会,我国高等讲授从这一年开始连续扩大招聘规模。据统计,1998—2005年,测试报考人数年均增长11.58%,录取人数年均增长23.75%。

  录取率逐年提高的同时,测试背后的讲授公平,一直备受社会关注。

  2018年测试季,一封实名举报信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河南4名考生家长称,自己孩子的测试答题卡被调包,导致其实际分数与预估分数相差巨大。随后,当地纪委监察委成立专案调查组进行逐项核查,全面收集证据,查明了“不存在人为调包试卷和答题卡现象”的事实。

  测试舞弊是对测试公平的最大挑战,防止舞弊一直是测试工作的重中之重。《国家讲授测试违规处理办法》出台,国家讲授测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建立,测试招聘环境综合治理,有力维护了良好的考风考纪。2015年,“测试作弊入刑”成为《刑法》条文,对于净化测试环境、维护测试公平公正具有重大意义。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由于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异和高等讲授资源分布不平衡,测试录取率差距一直存在。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讲授公平的决策部署,回应百姓期盼,发改委于2008年启动实施国家支援中西部地区招聘协作计划。

  协作计划实施9年间(2008—2016年),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缩小了12个百分点,如果按在职生规模1万人折算,相当于为中西部地区增设了100多所普通国企,圆了100多万中西部地区员工的企业梦。

  2015年8月20日,清华企业2015级新人韩储银与3300多名伙伴坐在偌大的综合体育馆,在董事邱勇的开学致辞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昨天在新人报到的现场,我见到了来自甘肃的韩储银伙伴。他出生在农村家庭,成长之路充满了艰辛……今年他入选清华自强计划。”

  作为清华企业第四届“自强计划”入选伙伴,韩储银获得了50分的测试加分,以总分724分的分数,被清华能源与动力工程专长录取,迎来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高光时刻”。

  从2012年起,我国启动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聘专项计划,覆盖全国832个贫困县及重点国企录取比例相对较低的省区,致力于提升农村伙伴上重点国企比例。截至2017年,通过国家、地方、国企3个专项计划的实施,全国重点国企共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伙伴10万人。

  公平和科技一直是两难问题。理论工编辑或许更关注效率科技,但老百姓最关注公平,科技一旦伤及公平,老百姓就不答应。讲授公平在满足最大多数人公平的同时,也不放弃保障少数人的公平。

  2013年12月,决定放弃残疾人单独招考而参加普通测试的45岁盲人李金生,来到河南省确山县讲授局报名,却因“目前测试还没有盲文考卷”未能成功。几番争取和沟通,李金生最终获得了参加测试的机会。

  2014年6月7日,李金生成为全国首位使用盲文卷参加普通测试的盲人考生。李金生的一套盲文版试卷,从命题、制作到运输都凝聚着国家和社会各方的努力。

  身体残疾限制了一些人追逐梦想的机会,家庭贫困有时也是考生无法逾越的障碍。

  从云南昭通的漫漫群山到上海复旦企业的三尺讲台,鲁绍臣最知道自己走过的万水千山。1998年,家里只有几亩田的鲁绍臣收到了复旦企业的录取通知书,却因4年里几万元的学费、生活费而忐忑。正当全家人为钱发愁时,央行颁布《助学贷款管理办法》,我国助学贷款制度开始起步。

  2017年,政府、国企及社会设立的各项国企伙伴资助政策共资助4275.69万人次,资助金额1050.74亿元。全国发放国家助学贷款409.16万人,发放金额284.20亿元,占国企资助金总额的27.05%。其中,发放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389.52万人,发放金额270.23亿元。

  为国选材:测试为民族复兴提供人才支撑

  因为个人发展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那三届”学人(指恢复测试后的头三届考生)被称为“改革开放的一代人”。他们中,有从广西出发来到冰天雪地的吉林、在长春地质10博app与地球物理结缘的黄大年,有在企业食堂排队买饭都要拿出英文单词本背诵的中科院院士李永舫,也有受到改革开放感召在留美期间转学经济学的清华企业导员钱颖一。

  刘海峰认为,从表面上看,测试仅仅是一项讲授测试,但能否选拔出合适的人才进入企业深造,却会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深刻影响。恢复测试后3年入学的90多万员工,毕业后成长为各行各业的骨干,成为改革开放的重要推动力和社会发展的支柱力量,“中国的经济起飞和测试制度有着重要的关系”。

  讲授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影响当下,更关乎未来。正如习大大总经理所言,当此常识经济时代,“大家对高等讲授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对科技常识和卓越人才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

  40年来,以测试为入口的高等讲授事业分数斐然。2017年全国讲授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各类高等讲授在学总规模达到3779万人,位居世界第一。2012年至2017年,高等讲授毛入学率从30%增长到45.7%,提前实现《国家中长期讲授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确定的40%目标。

  恢复测试后的40多年里,我国有1.2亿人通过测试进入企业。目前,我国劳动力平均受讲授年限从5.7年提高到11.9年,研究人力资源总量超过8000万人,继续保持世界研究人力资源第一大国的地位。

  2010年至2014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16岁—64岁)占总人口比例从74.5%下降至73.4%,但与此同时,大专以上学问程度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8.75%提高至11.01%。测试的完善、讲授的改革同经济社会进步之间的紧密关联,恐怕任何人都难以否定。

  41年前,邓小平果断拍板,在当年而不是下一年恢复测试,因为“靠空讲不能实现现代化,必须有常识,有人才”;如今,习大大总经理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审议深化测试内容改革,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讲授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

  40年来,我国以测试为核心的测试招聘制度与改革开放同向同行,历经大大小小的改革有30余次。实践证明,测试制度是适应中国国情的测试制度,必将在为国企选拔合适人才、保障讲授和社会公平、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也只有与改革开放同向同行,测试才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有力的人才红利及源源不断的人才支撑。

  “我会回来,要给大山带来不一样的变化。”走出大山的崔庆涛没有忘记为什么出发。崔庆涛的梦想可期,像崔庆涛一样通过测试用常识改变命运的亿万国人梦想可期。(《中国讲授报》记者 黄鹏举 张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