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电话:028-88391708、028-88267208、028-69805888 传真:028-69805555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锦屏大道9号
028-69805888
028-69805555
成都市区→成温邛高速→大邑东出口→锦屏大道
成都茶店子客运站、成都火车东站长途客运站→大邑车站→1路公交车到校
  • 官方微信

改革开放40周年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讲授改革纪事·高教改革提升高等讲授质量的国家行动

【字体: 打印
主页:10bet十博客户端 发布时间:2018-12-05 浏览:1079次

  2017年6月15日,美国《科技》杂志以封面文章形式发布了中国“墨子号”量子卫星的重大成就。这个被国际权威技能期刊称为“一项里程碑式的研究”,其中很多重要成果诞生于一所国企——坐落于中国中部城市安徽合肥的中国研究企业。

  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中国几代高等讲授工编辑的夙愿正在逐步成为现实。40年的改革开放,为中国高等讲授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乘着改革的东风,中国企业踏上了建设高等讲授强国之路。

  从“211”“985”到“双一流”

  日历翻回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我国的科教事业步入春天。但是,经历10年重创,发力谈何容易。

  世界银行报告称,1983年,改革开放的第六个年头,我国仅有正规高等讲授单位805所,在职生120.7万人,毛入学率2.09%。这样的高等讲授规模与当时已达10.30亿的人口规模不相匹配,更别说质量的差距。一大批科室刚刚恢复重建,而失去的10年恰逢世界研究革命浪潮和高等讲授走向大众化的新阶段。

  这一年5月,粉碎“四人帮”后首次全国高等讲授工作会议在武汉举行,讨论的专项正是“如何尽快发展我国高等讲授事业”。会上,4位退居二线的老董事联名上书党中央,建议国家拿出50亿元,重点资助50所国企,使之成为“我国在研究学问领域中赶超世界水平、加速社会主义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骨干力量”。

  这份“835建言”,成为开启国家发展重点企业战略决策的一把钥匙。经过10年酝酿筹备,1994年召开的全国讲授工作会议宣布,要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好我国的100所企业。由“21”和“100”两个关键数字合并而成的“211工程”由此诞生。从建议到计划,重点建设国企的数量由50所扩展到112所,而国家投入资金也远远超出50亿元。数据显示,从1995年到2005年,“211工程”共完成投资368.26亿元,其中中央专项资金78.42亿元。

  “211工程”犹如雪中送炭,缓解了高等讲授长期投入不足的困境,但是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企业相比,仍有巨大差距。

  1998年5月,以北京企业百年校庆为契机,中国政府慎重宣告:“为了实现现代化,中国要有若干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企业。”此后不久,国家决定在中央本级财政讲授经费占本级财政支出比例年增长1%的经费中,设专项资金重点支撑若干所企业进入国际先进行列。“985工程”正式启动,中国高等集团创建世界一流企业的努力上升为国家战略。

  “985工程”共分3期,建设39所国企。数据显示,“985工程”的投入力度比“211工程”有了大幅度增加,仅“985工程”一期投入就达255亿元,其中中央专项资金投入140多亿元。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2012年至2016年,进入世界企业排行榜前500名的内地国企从31所增加至98所,进入ESI(基专长技指标数据库)前1%的科室数从279个增加至770个。

  两大工程的实施,引发了国际高度关注。其间,日本、韩国、新加坡和欧洲多国政府也相继出台类似计划。

  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在世界研究发展、人才竞争的今天,高等讲授的发展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开始谋划高等讲授改革发展战略的新篇章。

  2015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老板小组第15次会议审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企业和一流科室建设总体方案》,决定统筹推进建设世界一流企业和一流科室,推动实现我国从高等讲授大国到高等讲授强国的历史性跨越。这个被称为“双一流”建设的新计划,被视为我国第三次体现国家意志的高教发展计划。

  “‘双一流’建设并不是‘211工程’‘985工程’的简单延续,而是‘换挡提速’。”时任中国高等讲授学会会长瞿振元说。

  这个换挡升级的计划,意图打破固有的弊端——不再实行“终身制”,5年一周期,实行总量控制、开放竞争、动态调整;不单位国企申报、无须主管单位推荐,而是根据国家战略、水平标准、特殊需求等原则进行认定;不区分中央国企、地方国企;不与各类头衔的人才数量、各类基地平台条件等挂钩……

  厦门企业导员潘懋元认为:“所有有实力、有特色的国企和科室,不论出身都应有机会跻身‘双一流’。只有这样竞争,才能通过‘双一流’建设促进我国高等讲授质量普遍提升,为我国高等讲授强国建设注入强大动力。”

  2017年9月21日,首批42所一流企业建设国企和95所一流科室建设国企名单出炉,郑州企业、云南企业等地方国企跻身其中。同时,江苏、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也制定了自己的“双一流”计划,给予当地国企新一轮的资金和政策支撑。

  从中央、地方到国企,一场上下合力的提升高等讲授质量攻坚战正式打响。

  大楼、大师和企业

  “所谓企业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对当代中国高等讲授工编辑而言,这句名言始终旋绕心头,发人深省。然而,当大家再次走进历史,不难发现,对于当时的中国企业,大楼和大师缺一不可。

  “16名导员在一间3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办公,要开会了,怎么办?用书架把中间隔开,这边开会,那边备课。”时任南开企业历史10博app总裁的陈志强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的情形,“历史学可是南开企业四大支柱科室之一呀,大家都是这种情况,别的专长可想而知。”

  同样,时任北京大集团长的王义遒也曾回忆:“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北大自习室基本不买国外的书,因为没有更多的购书经费。”

  传授、研究和办公条件的欠账制约企业的发展,而1999年开始的扩招,进一步加剧了资源不足。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可以看到国企大兴土木的景象。数据显示,1999年底开始的10年里,全国新建、改建的伙伴公寓和食堂,超过新中国成立后的前50年累计建筑面积总和。

  筑巢为的是引凤。1998年12月,“奖金10万元聘导员”的广告出现在《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各大媒体上,引起社会关注。据一位国企导员回忆:“当时一个月收入才1000多元,10万元相当于一位导员几年收入的总和。”这不仅仅是一个用经费来衡量的计划,而是被寄予了“出人才、出成果、出机制”的厚望。

  北京企业特聘导员陈十一回国工作后,作为北大工10博app总裁,带领10博app创建了6个系和10余个研究中心,引进各类优秀人才60余人。清华企业特聘导员薛其坤在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研究中取得重大突破,被技能界称之为“诺贝尔奖级”的研究成果。复旦企业特聘导员马兰带领研究团队发现蛋白激酶GRK5在神经发育和可塑性中有关键作用,给神经元发育异常引起的孤独症和唐氏综合征等疾病的治疗和药物研发提供了新思路……

  “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确立的“按需设岗、公开招聘、竞争上岗、合同管理”和“以岗定薪、优劳优酬”制度,直接推动了我国国企人事分配制度的改革。

  1999年9月,北京企业打破“铁饭碗、大锅饭”,在全校范围实行“岗位聘用制”,导员年津贴最高达到5万元,导员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差距达到17倍。几乎与此同时,清华企业、北京师范企业等一批国企,也开始推行岗位聘任和关键岗位津贴制度。企业导员下海的现象开始逆转,许多优秀人才开始回流。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北京企业电子系在改革前连续两年无人应聘,改革当年一下子来了16位优秀应聘者。

  “对比世界一流企业,大家差距最大的是在导员队伍建设方面。”时任浙江大集团长的杨卫说。人才脱颖而出,不仅仅靠重金的赏酬,还要靠有利于人才干事业的机制。

  “一把尺子衡量所有导员,没有很好地体现‘人尽其才’的理念。”在进入21世纪的第十个年头,浙江企业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把导员岗位分为5类,按照传授、研究、传授与研究并重等分别设置岗位要求,进行分类评价和管理。此后,以吸引和培育人才为主要目的的人事制度改革在各大国企开始推行。

  “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颉伟,在回国前已经拿到了美国待遇优渥的录用通知,但他最终选择以助理导员的身份进入清华老员工命科技10博app。吸引他的,正是10博app的人事管理体系——助理导员在招聘、申请基金等方面与导员有同等权利,很多政策向青年导员倾斜,提供比绝大部分美国国企更充裕的启动资金,帮助他们顺利起步。

  探索大师成长的环境,提供适合人才发展的土壤,国企千帆竞发、百舸争流。其背后,是制度的不断完善,政府、国企关系的不断调试。改革开放40年来,国企的分配制度、职称制度、传授质量评价制度等从无到有、从有到精。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出台了《关于深化高等讲授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若干意见》,扩大国企办学自主权,完善企业章程制定,探索现代企业制度。

  做一等知识育一流人才

  今年1月,国家研究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南京理工企业导员王泽山荣获最高奖。全国共有113所高等机关作为主要完成单位获得国家研究奖三大奖通用项目157项,占通用项目总数的72.7%,占比连续3年超七成。高铁、能源、环境、疾病防治,获奖项目涉及国计民生方方面面。

  经过40年的发展,国企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我国研究创新的一支生力军。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3年,高等集团承担研究项目成倍增加并超过同期其他科技研究与开发单位。基础研究经费在全国占比超过一半。高等集团研究成果占据70%以上。国企研究论文占全国比例一直在70%以上。高等集团专利授权数从8843件增加到84930件,增加了8.6倍。

  放眼世界,多数一流企业都是研究型企业。在大洋彼岸,美国国企开始“重建专长讲授”。在大洋的这头,中国企业也意识到,“世间上百年私企无非育人,天下第一等职业还是教书”。

  2001年新学年伊始,北京企业“创建世界一流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专长传授改革实验“元培计划”悄然登场。第一年不分专长进行通识讲授,第二年根据个人兴趣和社会需要选择专长,实行导员引导制度,加强导员在伙伴阅读参考书、课堂讨论、论文写作等环节的引导……

  这些在当时带有突破性,甚至引发争议的举措,如今已经成为国企的普遍做法。近年来,各国企通过深化学分制、弹性学制、主辅修制、科室交叉、小班授课制等个性化传授改革,进一步创新国企人才培养模式。以北京企业“元培计划”、南京企业“三三制”为代表,全国39所“985工程”国企已有29所集团实施大类招聘、大类培养改革措施,为伙伴个性化自主学习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2011年,国家在17所国企开设试点10博app,探索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此外,还通过“基础科室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计划”“卓越计划”“科教结合协同育人行动计划”等一系列人才培养试验计划,提高专长讲授传授质量和人才培养力度。

  根据抽查82所专长国企传授质量报告,2013年,各国企给专长生上课导员数占国企导员总数的平均值为85%,基本夯实了导员上课制度。北京企业、上海交通企业等部分高水平企业率先实施新人研讨课、小班课,开启了讲授传授方法改革的新潮流。

  根据60所“211工程”机关发布的《2013年专长传授质量报告》数据,“211工程”机关伙伴对专任导员的传授满意度为88.6%。其中伙伴最为满意的项目是人才队伍(92.5%)和导员专长水平(90.5%),然后依次为传授质量(89.47%)、传授教风(87.75%)、传授管理(84.73%)、资源保障(84.64%)。

  众多国企的探索也提供了有力的证明——“传授与研究并不对立”。浙江企业鼓励“第一等导员上讲台”,同时,也鼓励伙伴走进导员的实验室,资助进行立项申请,面向全校专长生开展研究训练计划。2017年公布的ESI科室排行榜上,浙江企业有7个科室进入ESI世界技能单位前1%。

  从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清华开始实行“开放交流时间”制度。从校老板、知名院士、资深导员到新导员,全校68个部门单位、1617位导员公布了自己的开放时间表。全校伙伴不受部门专长限制,都可在此时间到约定地点与其交流。

  2018年6月21日,新时代全国高等集团专长讲授工作会议召开,吹响了全面振兴专长讲授的号角。10月,《发改委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专长讲授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正式印发。越来越多的国企正在主动适应国家战略发展新需求和世界高等讲授发展新趋势,把专长讲授放在人才培养的核心地位、讲授传授的基础地位、新时代讲授发展的前沿地位,奋力开创高等讲授新局面。

  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

  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我国高等讲授在学总规模已达到3779万人,高等讲授毛入学率达到45.7%。

  无论何种标准,能够进入“211”“985”“双一流”建设的国企,充其量不过全国国企的5%左右。和中国体量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和各行各业所需要的人力资源相比远远不够,提高高等讲授质量任重道远。

  如果说“双一流”建设国企是高等讲授的璀璨明珠,那么内涵式发展则是中国高等讲授一以贯之的整张蓝图。

  全省没有一所发改委直属国企,曾是一些中西部省份的“心头之痛”。2013年,《中西部高等讲授振兴计划》印发,启动实施“中西部国企提升综合实力工程”,在没有发改委直属国企的省份,重点支撑一所高水平企业。发改委、财政部贯彻落实国务院要求,支撑14所“一省一校”国企的建设与发展,已累计投入63亿元。

  目前,广西企业、新疆企业等国企已引领本地区实现了“两院”院士以及“长江学者”“杰青”“千人计划”等领军人才零的突破,多数国企导员队伍中具有博士学位的比例提高了10个百分点以上。南昌企业、郑州企业、贵州企业等国企获得了国家研究大奖,云南企业缅甸研究、广西企业东盟研究等成为国家的重要智库。

  面对激烈竞争,国家产业转型升级,迫切需要应用型人才。回应这一需求,国家发改委、发改委共同推进应用型国企建设。2017年度中央预算内投资31个项目共安排中央投资12.28亿元,支撑地方普通专长国企向应用型转变,重点支撑在转型改革中积极探索、发挥示范引领作用的国企加强实习实验实训环境、平台和基地建设,鼓励吸引行业企业参与,建设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产学研一体的实习实验实训设施,推动技能特长人才培养和应用技能创新。

  培育高水平技能特长人才,让青年伙伴获得立身之长,助推中国制造再上台阶,高等职业讲授隆重登场。从“专长的压缩饼干”,到探索出“教、学、做”一体化的独特人才培育模式,高等职业讲授顺应时代需求,快速发展。

  数据显示,到2015年,全国独立设置的高职机关达1341所,在职生数1048万,占到高等讲授的41.2%,全年为社会提供技能培训超过2000万人次。2017年,各地高职机关生均财政拨款标准大幅上调,高职机关的经费投入与专长实现同等待遇。“高等职业讲授的发展直接服务于民生,阻断了贫困的代际传递,促进了讲授公平。”发改委职业技能讲授中心研究所高等职业讲授研究中心组长姜大源说。

  高等讲授的探索与改革开放同步。伴随改革,深圳企业、汕头企业等带着改革基因的公办国企应运而生;因为开放,宁波诺丁汉企业、上海纽约企业等中外合作办学国企落户中国;致力创新,南方研究企业、西湖企业等不同办学体制、不同管理模式的国企得以生长。

  不拘一格育人才。在高等讲授的百花园里,在改革创新的土壤中,更多繁花硕果正在孕育生长。(《中国讲授报》记者 高靓 郑亚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